人民網
人民網>>軍事

《軍情瞭望》——

軍控條約終續簽,美俄戰略再博弈

2021年06月21日13:28 | 來源:人民網-軍事頻道
小字號

2021年6月16日,美國總統拜登于俄羅斯總統普京于日內瓦會晤,雙方在會后就戰略穩定發表了聯合聲明,就戰略核穩定達成共識,稱雙方共同目標之一為減少核戰爭的威脅。同時,聲明中還提到了近期兩國延長的《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》,稱其體現了雙方對控制戰略核武器的承諾。

今年2月3日,美國國務卿布林肯發布聲明稱,美國與俄羅斯同意延長《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》5年時間,有效期至2026年2月5日,條約內容保持不變。同日,俄羅斯外交部發表聲明說,俄美雙方當天互換外交照會,完成延長《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》有效期協議的相關內部程序,協議即日生效。

作為目前美俄之間唯一存續的軍控條約,《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》的命運受到國際社會的高度關注。在條約成功續簽的背后,有美國拜登政府急于“推翻重建”的形式需要,也有俄羅斯營造非對稱優勢的戰略訴求。隨著拜登政府的上臺,一場美俄之間新的戰略博弈悄然展開。

軍控條約的“前世今生”

2009年4月,時任美國總統的奧巴馬在捷克首都布拉格發表“無核演說”。在演說中,他承諾將在任期內致力于削減核武器,以期實現一個“無核化”的世界。在奧巴馬政府的不懈推動下,2010年4月8日,美俄兩國元首在“無核演說”發表一周年之際重回布拉格,正式簽署《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》。

條約規定,美國和俄羅斯只能在各自境內部署進攻性戰略武器,且兩國每年必須交換2次有關彈頭和運載工具的數量信息。自2011年起,雙方要在7年內將洲際彈道導彈的數量降至700枚,潛射彈道導彈的數量降至700枚,重型戰略轟炸機的數量降至700架,核彈頭數量降至1550枚,并將用于發射核彈頭的已部署和未部署發射工具數量降至800個。與2002年美俄兩國在莫斯科簽署的《戰略攻擊武器裁減條約》相比,這份《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》對核彈頭數量的裁減力度更大。在奧巴馬看來,新條約的簽署是一個重要的“里程碑”,將決定今后數年全球范圍內的軍控進程。

然而,隨著特朗普于2016年當選為美國總統,美國的戰略重心隨之向“大國競爭”轉變。在特朗普政府擴充軍備,大力研發核武器的背景下,曾經簽署的一系列國際安全條約成為拖累美國提升軍事實力的“絆腳石”。因此,特朗普政府一反奧巴馬時期控制軍備的戰略主張,開始在“毀約退約”上不遺余力:2018年5月,美國宣布單方面退出“伊核協議”;2019年8月宣布退出《中導條約》;2020年11月宣布正式退出《開放天空條約》!巴思s退群”不僅給國際軍控體系帶來沉重打擊,也使《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》的命運岌岌可危。

自2019年《中導條約》失效以來,俄羅斯反復就《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》的續簽問題與美國溝通,然而特朗普政府卻始終態度冷淡。就在外界普遍認為條約將會廢止之時,拜登的上臺讓曾經渺茫的續約前景迎來新的轉機。

美國:“推倒重建”刻不容緩

在宣布角逐2020總統大選之際,拜登公開了自己的執政理念,即:服務“建設國家”的勞動者,和捍衛有助于彌合社會分歧的美國價值觀。雖然“特朗普時代”已經落幕,但特朗普給美國帶來的“創傷”卻仍未彌合。內政上,新冠病毒流行給美國國內帶來的沖擊仍在持續,種族主義抬頭加劇了美國社會的動蕩。1月6日,數千名特朗普支持者強行闖入國會大廈,以阻止參議院確認拜登當選總統,這場暴力事件讓美國社會的深刻危機和加劇分裂的現狀暴露無遺。外交上,奉行“美國優先”理念的特朗普政府強行“退約退群”,不僅讓美國的聲譽一落千丈,而且嚴重破壞了與傳統盟友間的關系。 

在同意延長《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》的同時,執政月余的拜登簽署了數十項行政令,涉及“重新入群”、修復關系、防控疫情等多個方面,幾乎每條政令都是對特朗普政策的“推倒重來”。而保住《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》既是拜登政府主張軍控、維護軍控體系的一次嘗試;也是其挽回美國形象,平衡美俄關系的起點。

冷戰以來,美國兩黨在軍備政策上始終相互對立。不同于美國共和黨反對軍控、支持軍備競賽的立場主張,民主黨一貫認為軍備控制有助于鎖定美國的軍事優勢。同為民主黨陣營的奧巴馬和拜登在軍控政策上一脈相承。歷經9年的政治更迭,拜登管控軍備的立場始終未變。作為奧巴馬政府的“政治遺產”,《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》對美俄核武器數量的限制依然符合拜登政府在軍控方面的立場主張。

同時,條約的續簽對美國有著積極的現實意義。一方面,特朗普“退約成風”的行為極大損害了美國盟友們對美國的信任感認同感。而拜登續簽軍控條約、重返“伊核協議”等一系列舉措無疑緩和了盟友對美國產生的信任危機。就在條約續簽的次日,北約就立即表態歡迎并完全支持條約延長5年,美國同北約盟國間的關系暫時得以穩定。另一方面,美國戰略核力量的現代化進程已經落后于俄羅斯。有分析指出,美俄在核武器現代化上存在不對稱周期,若條約失效,俄方或在未來數年內獲得相對優勢,而延長條約則能確保美方有效的核威懾。在這樣的背景下,條約的延長能繼續對俄戰略核力量的發展加以限制,為美國爭取趕超時機。

俄羅斯:持續營造非對稱優勢

不同于美國政府在核戰略上的反復變化,俄羅斯始終把發展三位一體的戰略核力量作為國家安全的基石。2020年11月,普京在國防部、聯邦機構和軍工綜合體負責人參加的會議上強調:“盡管軍事威脅不斷變化,但三位一體核力量仍然是俄羅斯安全最重要和關鍵保證!睆2012年到2020年,俄羅斯戰略核力量的現代化列裝率從37%增長至86%。在美國頻頻挑戰俄羅斯安全利益的背景下,俄軍優先發展能對美國形成不對稱優勢的核力量,旨在不斷增加與美國戰略博弈的勝算籌碼。

而《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》的續簽不僅沒有限制俄羅斯加快戰略核力量現代化進程的步伐,反而給俄羅斯的軍備發展帶來更多的紅利。冷戰期間,美蘇大搞軍備競賽,身陷“競賽泥潭”的蘇聯因為實力不濟最終經濟崩潰、走向解體。有了蘇聯解體的前車之鑒,綜合國力仍處于下風的俄羅斯顯然不想重走與美國“軍備競賽”的老路。對俄羅斯而言,條約中對美俄核武器數量的限制,無疑使兩國在核力量的比拼中跳出了“憑量取勝”的老路,也為“憑質取勝”的俄羅斯爭取到更多的精力。

作為一項10年前制定的軍控條約,《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》中的很多內容已經落后于時代發展。近年來,俄羅斯在新型戰略武器研發上投入了大量的精力。包括“波塞冬”無人潛航器、“匕首”高超聲速空地核導彈在內的一系列新型戰略武器并不在《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》的武器定義范圍之內,但這些戰略武器在核動力的加持下威力驚人。未來,隨著俄羅斯在新型戰略武器研發上的突飛猛進,條約在內容不變的情況下對俄羅斯戰略核實力的約束只會越來越弱。而在俄美關系急劇惡化的背景下,為了營造非對稱的戰略優勢,俄羅斯還會在發展戰略核力量的道路上越走越遠。

新的發展周期,美俄關系難逃“冰點”

隨著拜登政府的上臺,美俄關系進入一個新的發展周期。然而,雖然美國與俄羅斯在軍控條約的續簽問題上達成了共識,但兩國在戰略認知、國際秩序和意識形態上的根本分歧并沒有得到消除。

而美俄間“劍拔弩張”也將激化美俄間的軍事對抗。拜登在勝選后反復強調,要聯合歐洲盟友補足北約在“波羅的海三國-波蘭-黑!币痪的軍事劣勢,遏制俄羅斯軍事擴張之意不言而喻。就在拜登執政不久,美國及土耳其兩國軍隊就直抵俄羅斯的門戶黑海展開聯合演習,而美國聲稱此舉為加強北約的“不對稱優勢”。拜登團隊已經回到了“強化對俄前沿軍事存在”的老路,未來,俄羅斯與北約在前沿一線的對抗將不可避免。(張靖松、黃滌清)

(責編:陳羽、唐宋)

分享讓更多人看到

返回頂部
亚洲中西部河流稀少的原因